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万能女秘书与总裁
万能女秘书与总裁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都市激情
万能女秘书与总裁 对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来说,星期一早晨应该blue得很,但是对陆倩儿而言,只要能见到辛克毅,待在他身边、听他说话的声音、看见他俊朗的笑容,每 一天都是如此美好。
 
  叩、叩!
 
  抬起秀腕,她礼貌地敲敲那扇挂着「总经理室」牌子的红木门。
 
  「进来。」沉稳的男音穿透门扉,她的心震了震。
 
  深吸口气,她推门进去,见男人身影立在落地窗前,耀眼的阳光在他浓密间轻跳,剪裁考究的手工西装强调出他挺拔的身形,宽阔的肩线,修长有力的双 腿,乍见之下充满文明气息,实际上却蕴藏着教人疯狂的魅力,当他愿意给予时, 即使是圣女也会在他的拥抱和亲吻中沉沦……
 
  噢!停!她想到哪里去了?现在是上班时间啊!陆倩儿忙拉回纷乱的思绪。 
  「总经理,这是您的早餐。」她把手中的小袋子搁在那张偌大的办公桌上。 
  闻声,辛克毅浓眉微乎其微挑了挑,整个人转过来面对她,幽柔地道:「谢谢你。倩儿。」
 
  陆倩儿秀美的鹅蛋脸染开嫣红,咬咬唇嚅着:「不客气……帮总经理准备早餐,本来就是我的工作。」杏眼迅速瞥了他一眼,像是突然想起什么,又说: 「我们不是说好了,上班的时候,别喊对方的名字……总经理应该称呼我『陆秘 书』才对。」
 
  听到他温柔地唤着她的名字,陆倩儿怕内心要把持不住,以为自己真的跟他在交往,是一对陷入热恋的男女。
 
  不能这样。
 
  太贪心会遭天谴的。
 
  她要的太多,最后会伤得更重啊。
 
  想起和辛克毅之间的变化,陆倩儿内心幽幽淡笑。
 
  他是「璀丽珠宝」的总经理,虽然是从父亲手中接下家业,但短短三年间就把「璀丽珠宝」推向国际市场。
 
  他大胆网罗初出茅庐的珠宝设计师,一连推出好几款迎合年轻人前卫思想的珠宝饰品,也设计出不少传统中见新意的高档饰物,成为国内外贵妇们争相订购 的品牌。
 
  她则是就读高中时就在「璀丽」当打工小妹。那时公司规模不大,员工也才十来位,董事长辛正东对她这个小女生的印象一直不错,后来她大学毕业,很自 然就进入「璀丽」成为正式员卫,从助理秘书开始做起。
 
  董事长辛正东退休后,把她留给辛克毅。
 
  她跟在辛克毅身边三年多了,默默照顾他,当他称职的万能秘书,却在不知不觉间对他倾心。
 
  感情的事一向不由人,更何况她几乎是与他朝夕相处,而像辛克毅这样的男人,成熟、俊朗又事业有成,要对他交出芳心真的太简单了。
 
  她原本把爱慕深藏心底,不去作那些不切实际的梦,凭他如此优异的条件,期盼他青睐的名媛淑女多得是,她不会不自量力教自己丢脸,进而破坏她和他之 间的主雇关系。
 
  然而,三个月前那个情人节的夜晚,好多事在那一夜过后全变得不一样了。 
  那晚天气挺凉的,下班时间一到,同事们走得精光,不是陪老婆或老公共享甜蜜晚餐,要不就是和男朋友或女朋友去庆祝情人节,连辛克毅也有约会,近百 坪的办公室就只剩下她一人。
 
  孤独感挥之不去,浓浓包裹她全身,亲人都住在南部,她北上求学、工作,一直都孤单一个。
 
  在那当下,她也好想、好想要有个温暖的情人,能在那个双双对对的节日里,抱抱她、亲亲她,陪她说说话。
 
  她自动留下来加班,替赶着赴约的同事们做完手边的工作,一直到将近晚上 十点,她还不回去,即便回去也是冷冷清清的一个,只会更感伤。
 
  她不晓得为什么会哭得那么凄惨,总之,情绪说来就来。
 
  或者是了解自己心有所属,偏偏心上人永远不会属于她,想逼迫自己放弃,无奈又做不到,气自己的无可救药,这才气到流泪吧。
 
  她伏在桌上哭得昏昏沉沉,根本没发觉有人走近,一直到一只温热的大手轻轻抚上她颤动的肩头,她吓了一跳,抬起湿润的水眸一看,又不知所措极了。 
  她没想到竟然会是辛克毅。
 
  她还记得他那时的眼神,深邃怜惜,担忧地望着她。
 
  「你怎么了?身体不舒服吗?很难受是不是?我送你去医院好不好?」说着,他的大手已主动探向她的额头,试了试额温,跟着又好温柔、好温柔地擦掉她腮 边的泪水。
 
  她有种被捧在手心里呵护的感动。
 
  就算是她多想了,那一刹那已成永恒,永远存放在她心底,让她回味再回味,一生一世也不可能忘记。
 
  「没有发烧啊。你哪里痛?肚子吗?」见她泪水像是怎么也擦不完,辛克毅脸色微变,立刻要拉起她身子,「走,我们去医院。」
 
  她连忙摇头,泪水继续奔流,哽咽地挤出声音,「我、我没有生病,我只是 ……只是想哭而已……我不去医院。」
 
  他怔了怔,深究地盯着她几秒,问:「为什么想哭?」
 
  她脸蛋通红,咬着唇不愿再说,连忙转换话题,「总经理怎么回来了?今晚是情人节,总经理不是和『长富集团』的宋欣妮小姐一起烛光晚餐吗?」 
  胸口扭痛,痛得险些喘不过气。
 
  他和人家千金小姐约会,还是她这个万能秘书帮他排时间、打电话约人、送花、准备小礼物、订法国餐厅的。
 
  辛克毅耸耸肩,嘴角有些似笑非笑。
 
  「我和宋小姐吃完饭就送她回去了。我是回公司拿份资料的。你呢?怎么这么晚还留在这里?应该没这么多班要加吧?」
 
  他顺手抽来两张面纸轻拭她的脸。
 
  陆倩儿脸蛋发烫,连忙抓下面纸,低声说:「谢谢……我、我自己来就好。」咬咬唇,她垂下小脸,不太敢看他。「我没事了,我也差不多该回家了……」 
  她正要起身,男人的大掌忽然牢牢握住她细瘦臂膀。
 
  她心脏咚咚乱跳,沾着泪水的翘睫儿一扬,望进辛克毅那双漂亮的深瞳中,听见他低幽地问:「今天是情人节,你没有约会吗?」
 
  「啊?!我、我我我……」原就发烫的脸更是涨得通红。
 
  辛克毅又说:「我可爱、甜美又能干的陆秘书应该有很多追求者才是,今天上班时间不是有三、四东花都是送给你的吗?怎么不从当中挑个男伴,一起去吃 情人大餐?」
 
  因为那些男人都不是她想要的啊!
 
  她要的、想的、爱的男人就在眼前,她只要眼前这一个,只想他来爱她、当她的情人、送她玫瑰花啊!
 
  陆倩儿咬咬唇,好多话藏在心底说不出口,被他如此问着,只觉得心里好苦,害她眼泪控制不住又顺着香腮滑下。
 
  「嘿!」辛克毅吓了一跳,赶紧放开大手,略急地说:「我没有恶意,别哭、别哭啊!唉唉……究竟发生什么事了?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样,你该不会是跟暗 中交往的男朋友分手了吧?」
 
  「我没有男朋友啦……」她哭,转开身不愿让他看见。
 
  他固执地绕到她面前,低头打量她,有些不知所措又笨拙地安慰着,「好、好,没有男朋友就没有男朋友,也不是什么天大的事。」
 
  没想到他的话适得其反,把她惹得眼泪汪汪。
 
  「呜呜呜……这当然是天大的事,我、我没有男朋友……呜呜……今天是情人节,大家都出去约会了,就我没有情人,我很想要有一个情人啊,呜呜呜…… 我好想要有人抱抱我、亲亲我,难道也是奢求吗?呜呜呜……为什么没人肯抱我、 亲我?为什么?呜呜呜……我不要啊……」
 
  到最后,陆倩儿可怜兮兮的哭嚷其实已透着任性的意味,她只觉得好难堪,小手狼狈地捂住脸蛋。
 
  真是丢脸丢到家了。她又想转开身子,但下一秒,无比温暖的胸膛忽然贴靠过来,男人强而有力的双臂密密抱住她,仿佛她是无价之宝,任何力量都不能夺 走她。
 
  陆倩儿吓了一眺。
 
  秀美的小脸陡然抬起,发现辛克毅也垂下眼睛瞧着她,四目交接,距离近得让她脸红心跳。
 
  「总经理……你你你……」她瞠目结舌,连泪水都挂在颊边忘记掉下了。 
  那张英俊得几近罪恶的性格面容温柔一笑,声音低沉,「我能干的陆秘书,你不是希望有人抱抱你、亲亲你?」
 
  「我、我……」她的舌头八成被猫叼走了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应。
 
  「或者,我有办法为你做到。」他带笑又说。
 
  「嗄?」她瞪大的眼睛突然看见他的脸倾近过来,那两片男性薄唇跟着就亲密地贴住她的小嘴儿了。
 
  「唔唔唔……」她微张的嘴轻易地让他占领。
 
  他的舌头不由分说地奔进她唇齿间,灵巧无比地纠缠着她的丁香小舌,在那细致又柔软的口中汲取她的芬芳。
 
  她瞪圆的杏眼里充满惊疑,一时间搞不清楚究竟出了什么事,思绪变得模糊迟钝,全身的力气也仿佛被抽光殆尽,要不是他两只臂膀牢牢拥住她,她八成要 瘫软在地上。
 
  或者,我有办法为你做到……
 
  他拥她入怀,热烈地亲吻她,他应允了她的要求。
 
  然后,接下来的发展远远超出他们所能想象。
 
  他温暖的拥抱变得火热起来,像团狂烧的烈焰吞噬着她。
 
  他友善又怜惜的亲吻也变了质,渗进疯狂的因子,情欲在彼此之间发酵,催动心里那份巨大的渴念,忍不住要得更多、更深。
 
 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相互吸引如火山般爆发,谁也阻挠不了。
 
  陆倩儿同样控制不住自己,当男人开始爱抚她柔美的身体,她心跳加速,热情地凭着本能回应,虽然笨拙却惹人心痒难耐。
 
  那迷乱如幻的一晚,她毫无抗拒地让他抱进总经理办公室后的小套房。 
  他粗犷的大手脱去她的衣裙,用手、用嘴膜拜她细致的身段,她的青涩和热情让他讶异,却也激发出雄性的骄傲,让他更加卖力去取悦她,让她为他彻底湿 润,在他的摆弄下娇啼呻吟。
 
  那一晚,他硬如热铁的力量贯穿她的柔软,以自己的身体和欲望进行一场「教学」,让她体会到爱欲缠绵的极度快感。
 
  刚开始他还可以小心翼翼进出着,呵疼着她的柔嫩,让她慢慢适应他的巨大,到最后实在忍不住了,她湿热又敏感的里面紧紧吸吮着、绞紧他的粗大,带来不 可思议的痛快。
 
  他捧高她的俏臀,冲刺再冲刺,她弓起身子哭喊出来,尖叫连连。
 
  那缠绵不知持续了多久,他终于抵达临界点。
 
  一阵如野兽般的吼叫中,他既深又重地埋进她最深的地方,健美身躯战栗着,火热的前端往那美妙的禁地里射出浓灼的欲种,他彻底占有她,也将一部分的自 己给了她……
 
  那一夜啊,彻底打乱了他与她之间单纯的主雇关系,也让陆倩儿明白,这辈 子要再想爱上别的男人,已经不可能了……


【完】